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好玩的双人单机 >> 正文

【海蓝·小说】岁月如歌一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每当夜沉人静,人们早是睡下了,他却醒来了,从窗口望去,月光灵灵,一缕清辉洒在他头上。

三月寒风是刺骨的,他披了件外套在身上,这次辞工他是做了件重大诀择,他告诉自己不想再打工,想用攒下的积蓄去开店面,或做生意也行。

他有着胆小的一面,怕使他的想法一却落空,他的性格很随他人,母亲打来电话,说他还不是冒险的时候,上命的说他今年才运不佳,过了二十七八才走财运,再忍一忍。

一个人守候在一间单单的屋子里,他的思维在不停的拷问他的大脑,这是他第二十七个失人眠之夜。

来这里做事是对还是错。

和朋友急急的交辞工书,半月后他领了这里的最后一次薪水,望着六年半呆过的地方,这天下午走出这张进进出出的厂门以后就再也进不来了,诀心做的事就不会回头,犹豫了几个月的时间,这次不是跟着朋友一起走,说不定还会拿回辞工书,这次撞了胆,白领导找他说过几次话,听了没有余回的地方,就不再作留下的余话,

豆子经理在会上也说过要走的我不会留,留下的工作就要做好,考核方面的事,你们也不用指望了,现在公司方面你们也看到,订单逐渐再少,厂里一直在休着。

公司的大门随时可以走。部门的工资就不高,谁一定要死乞白赖在这里,春节过来,自离的自离,辞工的辞工,现场人员所剩无几,这些豆经理就没再乎过,厂里一直认为我们是一个吃闲饭的部门,生产车间的黄经理去年发过话,你们这部门不要也可,她的一句话,人员就裁减了。这些事他不愿去想,要走了,是永远也不会回来这里做事的。

午阳明媚,三月春风像姑娘一脸甜蜜的笑容,这个绿阴的园林,是他作最后的回顾,西湖的鸭子们,挺着脖儿雄赳赳的白鹅,每天清晨飞起的鸽子,长柳依人的沧浪亭,是我像你们挥手的日子,六年的时光不复重现,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,作为浪迹的旅人,我离开了人生路上的第一站,没有熟悉的面孔,只陌生的缘份,明天再何处,何处是明天。

那下午,他们领了最一月的薪水,同时也是最闲过的一个月,马路上过往的汽屉声向他们问好。

阳光还有两刻下山,他们对明天的事好似没放在心上,他们诀计光顾一下常玩的台球室,这是近来修的一家室内台球,他发挥的不好,有点心不再焉,连输了好几盘球,原本不可能输的,他确打输了,输了一盘没嬴过。

天黑了,他们吃了晚饭就个自回家了,他回到这间月底到期房子,不打算再租下去。

前天下了夜班,清早落过小雨,地面是湿的,天空是灰色的云彩,他们一个个瞌睡绵绵的坐在开往斗门镇的公交车上。

说好菜市场会面,不要太迟了,有好远的路程,我们尽早去把名报了,他没说完那个穷乡僻壤有的沆沆畦畦的黄泥路,感觉回了趟老家似的。

四零七是开去,回来是坐四零六,因为路窄,容不下双行车。路上是荒野一片,偶然有些工厂,车上的陌生人上来下去,他们四个静静的坐着。三块钱坐上一个多小时,不如公交车实惠。听说每年政府有公补在内,政府是个财神爷,(却不是人民的财神爷),她的人民为了一日三餐,不远千里来谋生,苦苦干一辈子,不是房奴就是车奴,孩奴。

他突发奇想,人是为什么而活着,他这么做对吗?路是他走的,父母亲远在家乡。电话里母亲的话他懂,可他不愿这么去想,短短一生,不可碌碌无为。

心绪随车停在了路边,他们到了斗门镇上,凳子搬了些东西,每次坐车来他都搬点来,那边房子退了,这边他又租了间,他就像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的搬运,这次称两个朋友在他就多拿了点,他们要把他的东西放回他家里再去报名进紫翔。这里有家介绍所专门为紫翔服务,说得好听就是靠紫翔吃饭。

文汇介绍所,门口就放了块他的招牌菜,紫翔急招大量男女普工,有意者请进来报名,柜台里面坐着位女孩,你们是来紫翔报名的吗?声音柔软,好似绵花糖一样粘人。我们是为此而来,就多问了她一些厂里的情况,她要我们先镇个报名表,再交二十元咨询费,两天内等通知,介绍费到时令计。

出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,他们不怎么饿,诀定回去再吃。

上海癫痫病治疗哪家好
癫痫上海哪里治疗好
癫痫病的后遗症都有哪些呢

友情链接:

宠柳娇花网 | 沧州美神 | 姐姐的呻吟 | 书法用笔 | 你要相信你自己 | 金谷国际 | 孤岛惊魂杨幂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