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海通上合团购 >> 正文

【流年】当我遇见你(同题征文·小说)_1

日期:2022-4-2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一】

苏州,初秋。

细雨绵绵,雨中带着桂花的香气,淡淡的,很温润。白色的长裙,垂直的长发,晶亮的眼睛,对自己一笑,张开双臂,深呼吸,把美好的一天拥入怀里。

今天是一个新的开始,四年的传媒大学生活,随着我的工作一同落定。电视台主持人,听起来就满是光鲜与亮丽,我不仅是凭借容貌,更是凭借学识与气质。放弃了留在北京的机会,只是想回到苏州,在父母的身边,快乐地生活。

柠柠,快吃饭,今天第一天上班,别迟到了。妈妈给我倒了一杯热牛奶,把夹了青菜与煎蛋的面包放在盘子里。我揽住她的腰,把头伏在她的背上,装作没睡醒的样子呓语着。

这孩子,都大姑娘了,还给妈妈撒娇啊。妈妈笑着拍拍我的手。

只要有爸爸妈妈,再大我也是孩子呢。我眨眨眼睛,抿嘴一笑。

我们的小公主今天可真漂亮。妈妈用赞赏的目光夸奖着我。

再漂亮也是妈妈的女儿,我长得像你,哥哥像爸爸。我调皮地一笑。

对,柠柠是妈妈永远的宝贝。快吃饭吧。

爸爸呢。环视着客厅,没看到爸爸。

你爸爸去车库取车去了,一会儿我们送你上班。妈妈向外面看了看。

送我上班?妈妈,不是说好我自己去吗?坐公交车就能到的,又不是太远。我有些惊讶。

下雨了,坐公交车不方便,我们也不放心。多绕一段路送你过去,我们再去公司。妈妈怜爱地看着我,眼神中满是柔情。

秋天的雨带了丝丝凉意,微风把雨丝吹得倾斜着,像珠帘漫卷。院子里的桂花树开满了黄色的小花,枝叶在雨水中更加碧绿,滴滴的雨声轻轻敲打着枝叶,又迅速滑落,暗香浮动着,浸染在雨中,空气香甜温润。妈妈关上门,又返回去。再次出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爸爸与我的外套。

下雨天凉,多加件衣服,柠柠,以后学会照顾自己,爸爸妈妈不能陪着你一辈子啊。妈妈把白色绣花的披风披在我的肩上。

你呀,就是爱操心。咱们柠柠以后是著名的节目主持人,你想陪一辈子,她还不愿意呢。爸爸边开车边风趣地说笑着。

爸爸,就要你和妈妈陪我一辈子。对,还有哥哥,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。我挽住妈妈的胳膊,头靠在她的肩上,假装生气嘟着嘴。

柠柠就是会说话,明知道是谎话,听着也舒服,对吧文丽。爸爸从观后镜里看了看我和妈妈,笑着说。

对呀,这孩子嘴甜着呢,苏陵总说不过她,有理没理都得让她三分。妈妈笑了。

真快呀,昨天还是哭鼻子的小丫头,转眼就毕业工作了,我们也老了。文丽,柠柠参加工作的事你给苏陵说了吧。爸爸像是想起什么似的。

不用我们去说,他妹妹的事,他可操心了。前两天打电话还问,还说等他回来一起庆祝呢。对了,苏陵还说——妈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看看我,欲言又止。

妈妈,哥哥说什么了?不会是又要送礼物贿赂我吧?我有些得意地说。哥哥工作以后,经常会送我礼物,从衣服到饰品,从书籍到零食,无论什么,只要我喜欢,他都会买下来,但是每次他都会重复一个条件:必须听话,不能不讲理。收了他的礼物,我自然要学乖一点,但是没过几天,礼物的功能就失效了,他拿我无可奈何,只有叹息着摇摇头。

我们的宝贝长大了,下个月就要过二十二岁生日了,这件事情也该告诉你了。只是,你要记住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们都一直爱你。妈妈温柔地看着我,理了理我散乱在肩上的长发。

此时,透过窗外,雨越下越大,前方车辆驶过,地上的积水溅起朵朵白色的水花,天空雾蒙蒙的,城市好像披上了一层白纱。车前窗的雨水被雨刷器汇集在一起,如泉水一样流下。突然感觉有些冷,我拉了拉披肩,双手环抱于胸前,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妈妈。

到底什么事情呀妈妈,这么神秘?快告诉我。爸爸妈妈你一言我一语,听得我一头雾水,我的好奇心被全面调动,急于想知道是什么。

呵呵,看把柠柠急得。等苏陵回来再说吧,他去公司在昆明的基地已经半年多了,那边的工作也基本稳定,他说下周就回来了。再说了,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,等柠柠大学毕业工作了再说这件事吗?在一个红绿灯路口,爸爸停下车等绿灯,转过头对着我和妈妈说。

还是没说!我噘着嘴明显地不高兴。这时,却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向前面甩去,瞬间天就黑了下来,紧接着是一声震摄人心的撞击声,刺耳的车鸣声,混杂在一起,打破了早晨的平静……

城市上空,雨更加凄凉,风变得凌厉。

【二】

夜来风急,落花满地。

院子里的桂花树多是绿色的叶子,没有了花朵的簇拥,叶片寂寥得失去了饱满的色泽。朵朵黄色的花瓣枯萎着身形,零乱地沾满了台阶。空气中没有了爸爸妈妈的声音,我再也闻不到桂花的香甜。仿佛,一秒之前,我还在妈妈的怀抱里,品味着爱的幸福,而一秒之后,爸爸妈妈永远离开了我。幸福没有细细品味,它走得太急。

那件白衣的长裙和绣花披肩是妈妈提前送我的生日礼物,我细细收好,上面有妈妈的味道,有爸妈的眼神和关爱,那是我永远的留恋。

幸福的时光总是太快,伤痛的时间过得太慢。一个月就像一年那么长,胳膊的擦伤已经愈合,不能愈合的是心灵的伤痕,它深深地烙在记忆深处,连同那个大雨的早晨,依然清晰可见。

我专心听妈妈说话,期待她说出我应该知道的事情。但是一个巨大的响声,连同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车厢内的温馨,身旁车窗玻璃碎裂了,雨水也猝不及防地落进车厢。我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就被一个温暖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,呼吸中充满了妈妈熟悉的味道,她用手臂环抱着我,用尽全身的力气为我营造了一个安全的港湾,我被她保护在身体下面。混杂着汽油的味道,还有轮胎燃烧的焦糊气息,令我窒息,目眩神离,疼痛到无法呼吸,幸福瞬间被击碎……

闭上眼睛,不敢再看天花板,那个白色的墙壁像一个幻灯屏幕,看久了,总映出那天惨痛的场面,还有爸爸慈爱的笑容,妈妈最后的温暖。不敢去想,却逃不开暏物思亲,这种思念的痛游离在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里,萦绕在周围的每一缕空气中,我的灵魂飘荡着,无处安放。

我开始惧怕黑暗。每当夜幕降临时,充满欢笑与温馨的家里,只有我一个人。哥哥苏陵刚接手爸爸留下的公司,忙于熟悉各项业务,处理公司的繁杂事务。我延迟了上班时间,一点点修复着不能承受的意外打击,心脆弱到一触即裂。

暮色低沉,室内的光线朦胧着,我蜷缩在沙发上,如一只受惊吓的小猫,等哥哥回来。迷蒙中睡去,没有了伤没有了痛没有了离别,过去的一切就是一场梦,我再也不愿醒来。

电话铃声响起时,我在半梦半醒之间,猛地坐起身。

放下电话,泪已满脸。

这个打给爸爸的电话,他再也不能接听。我依然像以往那样清脆地对着厨房喊“爸爸,你的电话”,但是,好久,也没人应答。爸爸再也不会围着围裙,在厨房为他的宝贝女儿做红烧鱼了。一直以来,我选择着逃避,冷漠地生活。然而,现实总是一次次把我推到灾难的现场,让我去回忆,去触碰寒至彻骨的悲凉。我的心再次纠缠着疼痛,五脏六腑被切碎,身体颤抖着,无声地啜泣。

客厅的灯亮了,我睁开眼睛,一只手轻轻拭去我眼角的泪水。那只手,暖暖的,让我冰冷的心有了点点暖意。

柠柠,怎么又哭了?别怕,有哥在呢。哥哥面容憔悴,连声音也沙哑着。我无法想像他从昆明回到苏州后,面对支离破碎的家,昏迷的妹妹,未见父母最后一面,他是如何承受这种痛苦的。

哥,都是因为我。如果我坐公交车,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了……我哭泣着,说不出话来,把头埋在沙发里。

柠柠,别乱想,事情已经发生,我们不能总活在痛苦里和回忆里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在天上的爸妈,希望我们快乐。他把我从沙发上扶起,我看到曾经俊朗阳光的哥哥,多了几分沧桑与疲倦,脸庞削瘦,眼睛里布满血丝,眼圈也红着。

看我带什么回来了?顺着哥哥视线的方向,我看到餐桌上放着一个包装华丽的生日蛋糕盒子,还有一个穿着白纱裙的笑脸娃娃。

是哥哥不对,这段时间太忙,差点把你的生日忘记了。去把小猫脸洗干净,哥哥去给你做好吃的。哥哥像小时候一样刮刮我的鼻子,进了厨房,背影像极了爸爸。

这次,我没有追着他还击,而是听话地去洗脸。对镜自揽,青春的面容少了神彩飞扬,眼神中写满了忧郁的色泽。昨天那个调皮、灵动的杨柠去哪里了?

撩一把清水扑在脸上,凉凉的。

窗外,雨声滴嗒。阴雨绵绵了好久,明天,会是一个晴天吗?我在等一个晴天。

【三】

柠柠,真的不让我送你吗?看着忧郁的我,苏陵再一次问。

不需要,我坐公交车。我的话语坚决,冷漠。说完,眼眶里却盈满泪水,抬头看看天空,不让泪水流下。

柠柠,不要任性,记住,你永远是我的妹妹。

我没有回答。

走出院子,我感觉到了苏陵注视的目光一直追随,和妈妈一样的怜爱。我没有回头,我恨他,为什么在生日晚餐上残忍地告诉我真相,为什么冰冻了我唯一的一点温暖?坐在公交车上,强忍了好久的泪水,还是流了下来。我把头扭向车窗外,不让别人看见我的伤心。

生日过后,我坚持去上班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去上班,却不是第一天,第一天成了我生命中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和记忆,成了亲人之间的生离死别。昨天之前,悲伤的心里还有仅存的一丝温暖,这温暖来自哥哥。我以为,至少还有哥哥苏陵,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唯一的依靠。

然而,这仅有的关爱也被上天妒嫉,也不属于我。

昨天晚上的生日烛光,跳动的火焰吞噬了我以后生命中的所有快乐。与苏陵的对话字字句句刻在心里——

柠柠,还记得你问过我的问题吗?最近我一直在思考,要不要告诉你。哥哥切一块蛋糕,递给我。

哥,是爸爸妈妈没有说完的话?

对,我们之前商量过,想等你过完生日再告诉你的。

到底是什么,我想知道。这件事一定是关于我的,因为妈妈说,接不接受让我好好考虑。

柠柠,我们都是大人了,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学着去面对。知道你叫什么吗?

我叫杨柠啊,哥哥你怎么了?

是,杨柠是你的名字。小时候你总问为什么你不姓苏,爸爸说,是妈妈太爱你,非让你和她一起姓杨。于是,你叫杨柠。

是啊,妈妈不是姓杨吗?女孩随母姓,这很正常啊。

不,这只是巧合。你不是随了妈妈的姓氏,而是你就姓杨,你的爸爸是我爸爸的至交,在一次旅游中,游船出了事故,你的爸爸妈妈拼命举起了你。爸爸妈妈把你接了过来,从此,我们成了一家人。为了给你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,爸爸辞去了工作,我们全家从昆明搬迁到了苏州。爸爸坚持让你叫原来的名字,因为妈妈也姓杨,所以,没有人知道你是养女的身份,我更是喜欢你这个妹妹。

你是在编故事吗?你讲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?

柠柠,我没有编故事,这也是爸妈想告诉你的,你的所有亲人,你都要记住,他们都爱你。这么多年,爸爸每年都要去你爸妈的墓地,告诉他们你很好。他一直等你长大,让你亲自去看看你的父母。

为什么现在告诉我?我知道了,你是在提醒我,我是所有人的灾难,所以才会失去所有的亲人。你在怨恨我,对吧?

柠柠,瞎说什么呢。你长大了,有权利知道你的身世,这是对你负责。爸妈没来及得告诉你,不是因为不爱你了,而是太爱你。

爱我?爱我就不要告诉我这些,我永远不想知道。你们的爱太自私、太残忍。特别是你,苏陵,我从小就依赖的哥哥,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告诉我,你是要赶我离开你们家吗?

柠柠,我们都爱你,从来没有改变。虽然这个时候告诉你太残酷,但我只是想让你把所有的疼痛都在一个时段集中消磨掉,从此没有悲伤,开心地迎接新的一天……

妈妈,姐姐怎么哭了?一个童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我转头,旁边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,看着我脸颊上滑落的泪水晶莹地滴在挎包上。

姐姐忘记带伞了,看到外面下着大雨,担心把裙子弄湿了。小女孩的妈妈微笑着解释。

我不好意思地一笑,用手拭了一下眼睛。

昨天的生日已过,今天,是新一天。在这个飘着蒙蒙细雨的江南,多少人向往它的诗情画意,曾经,我也是如此地喜欢。可是,自从那个大雨的早晨,我再也看不到雨的点滴温柔,心在雨季中无法找到开心的方向。

我没有了遮风挡雨的伞。这样也好,纵然在雨中奔跑,流下的泪水也没有人看到。

【四】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莫过于人近在咫尺,心却远隔天涯。

有时候,一句话伤至心肺,就可以无限阻隔世间的各种感情。

当着苏陵的面,我不再喊他哥哥,那个饱含温度与亲情的称谓,我不想让它变成冷冰冰的两个字。自从他告诉我身世之后,我的心开始愈加悲凉起来,执拗地以为,他就是在提醒我,我们没有任何血缘亲情关系,我只是借住在他家里的一个外人,一个不用交房租的租客。

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正规
上海癫痫哪家医院能治
怎么防止出现癫痫畸形胎儿

友情链接:

宠柳娇花网 | 沧州美神 | 姐姐的呻吟 | 书法用笔 | 你要相信你自己 | 金谷国际 | 孤岛惊魂杨幂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