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黄蓉遇难 >> 正文

【笔尖】两个葬礼和一个婚礼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路儿村住着百多户人家,都是老实人。老熊也住那儿,也是老实人,就是好酒,脾气犟。

虽然下着雨,路儿村今天格外热闹。老熊家前排有个小孩去年当的兵,今年升了排长,正摆酒席庆祝呢!唢呐一声声的传入老熊耳朵里,不管了,兜里揣着一百块钱准备去喝喜酒。刚想出门,耳边便传来老熊媳妇的唠叨声:“喝喝喝,整天就知道喝酒!那钱是我一分分攒下来的,一杯酒一喝,几天的饭钱就没了!哪天喝死了,看谁管你!还有你那半瘫的娘……”

老熊低头看了看脚上起了皮的皮鞋,他是老实人,不想和媳妇争吵,况且那是他娶回来的女人。老熊嘴角向上扯了一下,便大步出门了。

喜宴上。

“老熊啊,你这就不地道了!不给我面子?来,满上”

“老沟啊,别别别,我都喝大半瓶了,再喝媳妇要骂咧!”

“怕媳妇?怕媳妇也不行!喝喝喝!”

说完,老熊的酒杯又满上了。一桌子人看见老熊的窘样,都扯着大嘴笑开了。

那天没人知道老熊喝了多少,一村人只知道老熊醉倒在桌子上。酒席散后,几个人把他扶到了家门口。

“熊子!熊子你在外面吗?喝多了酒进屋睡会儿,外头凉!”老熊娘坐在床上喊了一句,没人答应,也就算了。

三十多年前,老熊还是不到十岁的小孩,带着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弟弟出去玩,天黑了就老熊一人回来。第二天,有人在村子前面的河里发现一个小孩尸体。咋就老熊一个人回来了,老熊自己也不记得了。

“咋就熊子一个人回来了?”老熊娘在屋里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雨还是幽幽的下着,风就那样不停的吹,一来一去就像将死之人的呼吸,拼命的喘着。这世界有太多的美好,无法割舍。

将近半夜老熊媳妇从田地里回来,进屋叫了声娘就躺着床上睡了。进门时她恍惚看见地上躺了一个人。以前她总是感觉院子里有人,老熊就责备她疑神疑鬼,所以这次她就刻意没理。就算是老熊,准是喝多了,就让他在那睡吧。老熊媳妇赌气地说。老熊娘倒是想提醒一句,可话到嘴边就成了“咋就熊子一人回来了?”说着说着,眼前就模糊了,用一双又干又瘪的手蒙着脸,竟呜呜的哭了。

平常这会儿,老熊应该坐在桌子前,一碗酒喝的差不多了,老熊就开始跟媳妇讲小时候的故事。可总是讲到一半眼眶就红了,便去那条河前,耳边还不时传来一串串像魔鬼一样的诅咒“咋就熊子一个人回来了?”

今夜,屋子里没点灯,风吹着窗户纸哗哗响。门前时不时传来路人的脚步声,但总是匆匆忙忙的。或许是今天天凉了,没人愿意在外多呆一刻。当风突然停下来的时候,周围一下子就静了,只能听见老熊咽唾沫的声音,不知是渴了还是在强忍着心中莫名的悲痛。今晚没有月亮,所以我们也看不到老熊的眼眶是不是红着。

风停了,天依旧灰蒙蒙的。东边的那片金黄不紧不慢的移动着,鬼鬼祟祟的好像要给人一个惊喜。

“老熊!老熊——”老熊媳妇的声音拉的很长,好像发誓要在天上锯开一个口子似的。鸡叫了一声,天亮了,狗也跟着叫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好像是昨天喝多了,在地上睡了一夜!”

“多好的人啊,可惜了!”

“是啊!你说他媳妇咋就没看见呢?”

不一会儿,老熊家门口聚了很多人,从来没这么热闹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。这时老沟从人群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,又黑又粗的脖子使劲的伸着。看见老熊那张有点红又有点惨白的脸,心咯噔了一下。

“散了散了!大家都散了!”

老熊娘听见儿媳妇的喊声,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,爬到院子里隔了好远,下意识的喊了句“咋就熊子一个人回来了!”喊完抽了自己一下:“熊子!”

葬礼是老沟帮忙张罗的。老熊媳妇就整天站在村前的那条河前,一站就是一天。一开始,村里人还以为她要寻死,都走上去拦着,老熊媳妇只是摆摆手,脸上笑着,眼眶却是红的。

葬礼比前两天的还要热闹些,来的人很多,酒桌上笑声阵阵。

“老朱,你也太不给面子了。来!满上!”

“别,老杨啊,真不能喝了,喝多媳妇要骂咧!”又是一阵哄笑。

隔壁桌都是年轻人,所以酒就喝得少些,时不时的有人说一句话,都是关于老熊的。

“叔这辈子,苦啊!”说完熊响端起一杯酒,一口喝了下去。

“你也别太难过,或许这样,熊叔更开心。”小芸轻声的安慰着旁边的熊响。

其实小芸和熊响从小就是同学,又在同一个村子,可奇怪的是,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对话。

葬礼完了。老熊媳妇依旧每天都去那条河前站着。时间久了,也没人管了。老熊娘还是那样,躺在床上不停的嘀咕“咋就熊子一个人回来了”好像又意识到什么就大叫一声“熊子!”

半个月后,老沟又帮忙操办了老熊娘的葬礼。只是整理衣物时,在床底下发现这半个月的吃食。 这次葬礼,老沟显得更认真了,花钱请了两个人来哭丧,唢呐声噼里啪啦的像放鞭炮一样。

“老杨啊,才喝这么点?你忘了上次是怎么灌我的!”

“老朱!好了好了!别倒了!”

隔壁桌坐着些老人,熊响和小芸也在。

“熊奶奶这么大年纪了这又是何苦呢?”小芸低着头,叹了口气。

“奶奶这辈子都在想那个早死了的小叔啊!”

人散后,小芸因为喝了点酒,走路踉踉跄跄的。熊响主动提出把她送回了家。

时光机就这样一刻不停的转着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熊媳妇不去河边了,就坐在老熊的墓前。周围都是林子,静悄悄的。老熊媳妇就那样坐着,用手指抠着泥,越抠越使劲。手指抠疼了,就看着那孤零零的坟傻笑着。回到家中就躺在院子里。不知多久没打扫了,树叶落的满院子都是。风起了,吹着熊子媳妇额前的碎发乱晃。整个院子好像什么也不剩了,只剩下呜呜的风声和黑漆漆的屋子,怪吓人的。

这一年,老沟是个大忙人。熊响和小云都说,老沟是他们见证人,来年的婚礼一定要他操办。

春天又来了,天气暖和了许多。小芸身上穿着大红婚纱,外面披了件羽绒袄,可是那张不是很精致的小脸还是冻的通红。老沟这次更加用心,唢呐吹的特别响,酒桌上更是笑声一片。就当新郎新娘给老人磕头时,新郎忽然想到了隔壁的熊婶。

老熊媳妇依旧躺在院子里,食指放在嘴边,好像在提醒归来的候鸟小点声,别吵醒了什么。有时,老熊媳妇会学着婆婆喊一句“熊子”,甚至喊过“熊叔”。不过更多的时候,老熊媳妇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听着那呜呜的风声。

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
癫闲治疗花多少钱才能治好
南京看癫痫病哪家好

友情链接:

宠柳娇花网 | 沧州美神 | 姐姐的呻吟 | 书法用笔 | 你要相信你自己 | 金谷国际 | 孤岛惊魂杨幂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