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韩版苹果 >> 正文

【渔舟】倾心一醉兄弟情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把最后一个晚到的客人迎进宾馆,许明强长出了一口气。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的辛苦努力终于有了成效,他想。他把客人安顿好,就离开了丰乐园宾馆一楼的红玫瑰客厅。刚出门,遇见了在一起打拼四年的老乡小吴。“哎,我正要找你呢,客人都到齐了,快要上菜了,你怎么还没进去啊?”许明强显得有些着急地说。

“我也在找你。今晚咱喝什么酒啊?就喝你带过来的贡酒吗?依我说,搞几瓶好点的,尝尝茅台五粮液,这是品牌酒。第一次请客,以后还要靠他们给咱推销,先用好酒好菜好招待把他们稳住。”小吴看着许明强,像是征求他的意见又似肯定地说。

“就用那种,一点儿也不能换。以后我们代理这个牌子,今晚先让香稻丸贡酒亮亮相。要是用别的品牌,不是替人家打广告吗?”许明强不容置疑地说,“今晚的客人就交给你来照应,我有急事先走了。看看饭后有走不了的没有,若有,就给他安排在宾馆四楼的客房里。宁穷一年,不穷一顿,今晚在吃喝住玩上,要让客人满意。只要不干违法的事,怎么做都行。我是九点十五的车票,我得去车站,这里你全权负责。”说完,今晚的东道主许明强把客人交给小吴,除了带一个不大的包袱,就一身轻装地往车站急赶。

当他赶到车站时,客人大都上了车,在等待列车开往下一站。许明强上了车,找到自己的座位,把包袱放在行李架上。包袱里装着四瓶白酒,在过安检的时候,费了不少口舌才得以过关。它们蜷缩在包袱里,静静地躺在行李架上,等待着主人把它们带到一个新地方。

列车轻稳地出了站,稳得让人感觉不到它在动。刚才长出了一口气的许明强,此时愁绪又上心头。为了拿到“香稻丸”贡酒的总代理,他没少辛苦。也多亏同事和朋友们鼎力相助,有钱出钱有力出力,他才从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。都说他实力雄厚,其实他一个打工者,哪有什么实力啊,他不过是志在必得而已。置之死地而后生,他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,所以才能击败那些真正的实力雄厚者。他之所以要争取这个总代理,是因为对这个品牌了如指掌,对“香稻丸”贡酒的生产工艺和产品质量充分相信。

他和“香稻丸”贡酒的缘分,纯属偶然。在去年的上海世博会期间,他以一个旅游者的身份参观过两天。徜徉在众多的商品工艺品中间,他除了观赏就是欣赏。突然,他驻足于一个不起眼的专柜前,桌子上摆放着几瓶酒,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“香稻丸”贡酒。他对香稻丸并不陌生,这个神农氏的女儿遗忘在人间的优良种子,就是全中国的老百姓都耳熟能详。香稻丸米质优良,产量低,价格贵,是餐桌上的珍品,如今酿成酒,味道怎么样呢?出于好奇,他和酒的主人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板聊了起来,越聊越对“香稻丸”贡酒有兴趣。从此,他再也没有光顾其它展馆,一有空就欣赏“香稻丸”贡酒,就和老板畅谈酒的历史和酒文化。从仰韶到杜康,从茅台到五粮液,甚至外国的拉菲人头马,但聊的更多的还是“香稻丸”贡酒。两天的游玩结束了,他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世博会,离开了“香稻丸”贡酒。临走时他问老板,卖吗?老板说,这是展品,量少,不卖。老板感动于他的热诚与关注,欣慰“香稻丸”贡酒遇到了伯乐与知音,于是就送给他两瓶。

列车进站了,像一个疲惫的旅行者安卧在铁轨上。车门打开,旅客们秩序井然,下去一些人,上来一些人,然后车门又无声的关闭了。站台上除了灯光,就是清凉的夜风。列车停靠了五分钟,继续驶往下一站。

过了一站,离家乡近了一程,而许明强的愁绪丝毫不减,反而多了些许内疚。这一趟回家,应该在一个星期以前。那一天上午,他正在为投标忙得焦头烂额,突然,哥哥打来了电话。哥哥的电话肯定不是询问他在生意上的事,哥哥从来不管这种事,也肯定不是打听他这次竞争总代理的情况,因为这事他从来没有给家人提过,他是想等一切就绪,红红火火地干起来再给父亲、哥哥,给所有的亲戚和家乡的父老乡亲一个惊喜。电话里,哥哥说,父亲患了脑溢血,情况很严重,要他立即回去。那边是生病的父亲,这边是自己钟爱的事业,这让他两为其难。后来,他壮着胆子,怯怯地对哥哥说,他想竞争一个新品牌白酒在X市的总代理,事情刚有了头绪,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言外之意就是暂时不能离开。哥哥听了,不满地说,哦,那酒比父亲还重要啊,你打了这些年的工,在人家手下过日子伸不开腰感到不满足,想当老板是吧。你看着办吧。停了片刻,哥哥又说,反正回来也就是陪陪,又不能代父亲受罪。你尽快把那边的事搞停当,办不好你回来也是心有不甘,父亲有我和你姐姐照顾。我是担心父亲的病,不知能不能挺过去。得到哥哥的许可,他把对父亲的思念和担忧压抑在心底,全身心从事总代理的投标事宜。

火车在寂静的深夜里沿着铁轨精神抖擞地运行着,沉稳而有节凑的哐哐声像一首催眠曲催得车上的旅客昏昏欲睡。忙碌了一天的许明强却没有一点睡意,一是为这十来天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而高兴,二是快回到家了,就要见到病房里的父亲,能够尽一点微薄的孝心。他抬头看了看行李架上的“香稻丸”贡酒,心想,哥哥呀,这些天你照顾父亲辛苦了,要好好用这酒慰劳慰劳你!只要你喜欢,往后你喝多少我全包了。

火车过了济南,像一匹吃饱喝足的骏马,向东一路飞奔。感觉只是一刻钟,淄博又在眼前。下一站就是青州了,许明强自言自语。可能是连日的辛苦与劳累,快到家了,他却感到特别困乏。他强打精神,撑起疲惫的身体,迎接青州的到来。

青州终于到了,他随着下车的旅客出了车站。此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时分,青州城笼罩在路灯的光影里,朦朦胧胧,显得神秘而多彩。青州,这个山东的历史名城,如今的县级小城,因为三国时曹操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而闻名天下,一代枭雄曹阿瞒驰骋沙场建功立业所依赖的就是能征善战的青州军。自古山东出响马,而青州这个九州之首,历史上却多英雄豪杰。“概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”(曹操《短歌行》),青州人喜饮酒,好游侠;青州大汉粗犷豪爽执着威武的基因遗传了千百年,到了二十一世纪丝毫不减半分色彩。这次许明强能够击败众多的竞争者争取到“香稻丸”贡酒在X市的总代理,仰仗的就是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遗传基因。

黎明的微光笼罩着四野笼罩着青州城,褪了色的路灯只留下笔直的灯柱矗立在街道两旁。许明强深情地呼吸着清晨的小城空气,五脏六腑像在海水里洗涤过一样,清爽而舒畅。大街上除了清洁工,几乎很少有人走动,几辆私家车呼啸而过,扬起的尘烟和清晨的雾气融合在一起,使大街像仙境一样。远处忙碌的清洁工,看上去就像天上炼丹的太上老君。

“大姐,请问人民医院怎么走啊?”许明强走近一位正在打扫街道的清洁工问。

“现在才啥时候啊,就去医院。医院离这里远,等会儿街上上人了你招辆出租车一会儿就到了。”被叫着大姐的清洁工嘴上回答他手却不停地舞着大扫帚。

许明强虽然生在青州长在青州,从小时候开始就经常到小城来欣赏城市的繁华,但是近几年因为在X市打工,所以很少像过去那样把小城逛个遍,再加上青州近年来变化太大了,一时半会他真的找不到人民医院。他站在大街上,感到手足无措。

被叫着大姐的清洁工停下大扫帚,直了直腰说:“听口音你是本地人,怎么不知道医院呢?这么早你去医院,有急事啊?”

他说他就是在青州乡下长大的,这些年在外地打工,很少回来。因为父亲生病住院,所以他连夜赶回来了。清洁工抬头看了又看,有感于他的一片孝心,于是耐心细致地告诉他到医院该怎样走,精细的程度不亚于高德地图。他向清洁工大姐道一声谢谢,就背着包袱去了医院。

他根据哥哥提供的信息,乘电梯上了住院部的六楼,这个楼层住的都是心脑血管患者。他径直来到六零四五病房,这也是哥哥告诉他的,病房里很安静,父亲,哥哥和同室的病友,仿佛还在睡梦中。他来到父亲的病床前,还没等他询问,父亲就支撑着要坐起来。哥哥也醒来了,看着他疲惫的表情,脸上漾起了平静而愉快的微笑。同病房的病人及家属不再保持沉默,踊跃在父子仨周围。有关心父亲病情的,有夸他是个大孝子,大清早就来到医院,也有怜惜他的哥哥这么些天来的辛苦与劳累。

欢乐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,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。哥哥把父亲安顿好,让他躺在微微翘起的病床的一头,这样能清晰地看到兄弟俩和病房的每一个角落。哥哥边给父亲削水果边说道:“这么快就回来,你那边的事安排好了吧。坐了一夜的火车,该困了,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,别讲条件,人困,什么地方都能睡着。上午还让你姐姐过来,这些天多亏她来替换,不然我可受不了。父亲的病症状基本稳定,不出意外过两天就出院,光在这里住也不是个事,虽然有农合给报销,吃药打针花不了几个钱,但人在这里,动动都得钱。还是回去慢慢休养。”他虽然在父亲病危时没能赶回来和哥哥一同照顾父亲,但是哥哥没有一点儿不满和怨言,言语里还有对他满满的关心和体贴。

作为弟弟对哥哥的体谅和关怀仿佛已经习惯成自然,他没有说一句辛苦啊感谢啊之类的套话,而是说:“上午我姐来医院照顾咱爸,我们俩去饭店,你尝尝我带回来的酒。”哥哥听了,心里感到一阵惬意和温暖,嘴上却埋怨道:“父亲还在医院躺着,你却想着去喝酒。唉,都当老板了,还是什么都不懂。”

中午的青州和所有的城镇一样,显得异常活跃与拥挤。把父亲交给姐姐看护,许明强就和哥哥一起出了医院,找到一家不大的饭店,要了几个家常菜,开始了在青州城不常有的午餐。

许明强打开酒瓶,给哥哥斟满一杯酒,双手端过去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两杯酒就像分散的俩兄弟,相互散发着酒香来寻找另一个。一股怡人的醇香在面前飘逸,真是好酒啊!哥哥赞叹道。许明强端起酒杯,邀哥哥道:“来,哥,我敬你一杯!”哥哥把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,然后咂咂嘴,问道:“这就是你经销的那种酒吗?味道的确不错。”他点点头,又给哥哥倒了一杯。

兄弟俩推杯换盏,你来我往,不一会儿,一瓶酒都进了两人的肚子里。他又打开一瓶,哥哥劝道:“一瓶不少了,不喝了吧。父亲还在医院,让你姐看护,我们却在外面喝酒,医生和同病房的人该有议论了。”他一边斟酒,一边说:“没事,父亲不就快出院了么。这一瓶能喝多少就喝多少,咱边喝边叙。”

酒不但能够让人精神焕发,而且话语特别多,所以把酒叫着“啰嗦”再合适不过。哥哥本来性格内向、言语不多,几杯酒下肚,话就无可控制地多了起来。他再三追问这酒的来龙去脉,询问弟弟关于总代理的趣闻。于是弟弟乘着酒兴,把有关香稻丸及“香稻丸”贡酒的故事,哪怕是道听途说,眉飞色舞地讲了起来。

在息县项店镇以东,有一片方圆不足十里的沃土,这里就是香稻丸的故乡。香稻丸白似珍珠,奇香宜口,可是,如果把它移栽别处,就失去了香味。香稻丸还有一个奇妙的故事,传说这里原来土壤贫瘠,一片荒坡,沙多水少,不长庄稼。有一个憨厚质朴的青年名叫肖南子,他用父亲当年找水留下的钢钎,不分昼夜地凿呀凿,决心找到水源,让这里变成良田,让穷人都能吃上饱饭。他的勤劳善良感动了百花仙子,于是百花仙子化作美女嫁给了肖南子,帮助他寻找水源。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,终于打出了一眼水井,直通天庭瑶池。有了井水的滋润,原来的荒坡变成了一片沃土。没有种子怎么办呢?于是百花仙子把王母娘娘送给她的一百颗珍珠撒播在土壤里。珍珠在瑶池水的浸润下,茁壮成长,长成了健壮的禾苗。到了成熟的季节,满地碧玉,香气醉人,百花仙子就给它取名“香稻丸”。从此,香稻丸就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。因为它米质优良,营养价值高,所以很受历代皇帝青睐,成了宫廷贡品。据说慈禧太后每天都要喝一碗香稻丸熬制的米粥。

自从有了香稻丸,年年都要种植,即使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也没有断种过。在大集体的时候,生产队都要种上一、二亩,当作礼物送人。后来,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,有些农民嫌香稻丸易倒伏,产量低,于是就不再种植,只有个别农户在田边地头当着玩意儿种上一小片,香稻丸种子才得以保存。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,项店镇有一农户认识到香稻丸的价值,想大面积种植,可是种子难找,于是在收获的季节,他请了几个亲戚,在方圆十里香稻丸的产地,不分昼夜逐块地查找。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,他终于闻到一股稻草的香味,于是寻着香味找到了稻田,又寻着稻田找到了香稻丸的主人,用高价把这点种子买了下来。

许明强正兴高采烈地讲着,突然,哥哥打断他的话问道:“你是说这香稻丸贡酒就是用香稻丸酿的吗?这酒的确不错,你怎么不在咱青州经销吗?好酒都让外人喝。”语气中含着惋惜与不满情绪。他端起酒杯,和哥哥对饮了一下说:“不是我不想在青州经销,是人家老板没有选定这个点。再说,我在X市打工多年,不说呼风唤雨吧,总还有点人情,做起来得心应手些。”说完,他又邀哥哥举杯共饮。哥哥每饮一口,就夸赞几句,亏得是弟弟,换做别人,真不好意思。哥哥的夸赞让他喜形于色,于是他又开始讲述关于香稻丸贡酒的故事。

自从有了香稻丸,人们不仅仅满足于把它当作食物,开始尝试用香稻丸为原料酿酒。在四千年前古人酿酒的时候就掺一点香稻丸一同发酵,酿出来的酒醇馥幽郁,让人回味无穷。人们把喝不完的酒装在提梁卣里,能保存很长时间,不挥发,不变质。一九八零年,在河南信阳罗山的莽张乡,出土的三千二百年前商代晚期的提梁鸮卣,是商代南方古息国的青铜器。提梁鸮卣里盛了两公斤香稻丸酒,虽然过去了三千多年,依旧清香四溢、纯净透明,老祖宗的酿酒工艺和储藏技术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据说,美国人要用五十万美元买一滴酒,拿回去研究。刚才说到,项店镇那个农户找到了香稻丸以后,就开始种植。他也学习老祖宗用香稻丸酿酒,酿出来的酒叫“香稻丸”贡酒。在上海世博会的中国国家馆里,就展出过这种酒。他不但酿酒,还用香稻丸酿醋……

他正在滔滔不绝地夸夸其谈,听得哥哥如在云雾里。突然,他停下来不说了,问哥哥:“你感觉这酒喝着怎么样啊?”哥哥连忙说,好好,好啊!他一脸自信且自豪地说:“只要你喜欢喝这酒,往后我包了。”听了弟弟的话,一阵欣慰之感溢满心怀,比喝了香稻丸贡酒还让他感到喜悦,这么些天来的辛苦与疲惫一扫而光。

兄弟俩正在边叙谈边喝酒,他醉眼朦胧,端起杯子又要敬哥哥一杯,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。他一只手端着杯子,另一只手掏出手机,一看,是X市的小吴的来电。小吴说,那边订货的客户很多,有的要求给以优惠,他当不了这个家,让他尽快去。哥哥听了,知道他刚起步就生意红火,不禁对他的选择与胆识敬佩起来。他接过弟弟的酒杯,带着醉意说:“去吧,去吧,父亲有我来照顾。好好做你的生意干你的事业。只要你生意做得好,父亲的病不治也会好。”

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好
药物治疗癫痫病效果怎么样
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有效果

友情链接:

宠柳娇花网 | 沧州美神 | 姐姐的呻吟 | 书法用笔 | 你要相信你自己 | 金谷国际 | 孤岛惊魂杨幂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