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德州乾城小区 >> 正文

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<1>我叫一晨,许一晨

姚安是6岁那年来到孤儿院的。我不经意的听见老院长和一位照顾我们的老师的谈话,知道了姚安来这里的原因。妈妈搞婚外情,被爸爸发现,妈妈被爸爸杀害,爸爸也随后自杀,亲戚条件都比较困难,于是村支书申请政府把他安排到了孤儿院。那天,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给我的勇气,我跑去他跟前,眨巴着眼睛问他:你的爸爸是杀人犯啊?对面的他没有说话,眼睛突然变得通红,一把把我推到在地下,我的屁股被小石头尖尖的棱角扎伤,血开始迅速的蔓延,纯白色的裙子上顿时绽放出一朵鲜红的梅花。而我却倔强的望着他,没有哭。他问:你为什么不哭?我站起身来拍拍屁股,很不屑的说: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遇到事就哭鼻子吗?然后拽拽的离去,留姚安一个呆呆的站在原地。

老师都不相信我是自己跌倒摔伤的,一致认为我跟别人打了架,所有的孩子们都摇摇头,可是他们还是不相信我,最后处理的结果就是,我被罚站。炎炎夏日,大家都在午休,太阳光直直的射下来,我像置身在一个烤炉里边,感觉全身就要炸裂了一样。我开始感觉特别的委屈,然后开始悄悄的流下眼泪,心里的记恨早已泛滥成一片。

给你喝这个,不哭了,好吗?一瓶娃哈哈在我眼前晃啊晃的。我抬起头,是姚安,洁白的T恤,干净得不成样子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穿在他身上依旧那么好看。他说:为什么不跟老师说清楚?我伸手把那瓶娃哈哈把拉开,冷冷的白了他一眼:胆小鬼。他好像要说什么,蠕动着嘴唇却终究没说,重新又把那瓶娃哈哈递在我面前:喝了它,我陪你一起受罚。他眼睛里都是坚定,只是笑起来少了两颗门牙,我伸手想去接那瓶酸奶,却迟疑着不敢拿。姚安干脆把酸奶递到我嘴边,吸管插进我的嘴里,我再也受不住诱惑,毫不客气的一口气喝完。我把瓶子优雅的一扔,然后看见姚安不停的咽口水的样子,我哈哈大笑,他也跟着笑,阳光下,那样纯净的笑,刻在我年幼的记忆里,我的心开始变得又软起来。

姚安擦擦我额头的汗水,他说:其实那时候我没在,如果在我一定会跟老师说清楚的。我的脚有节奏的踏着,突然在这一瞬间停滞,我扭过头看他,他把头埋得低低的:老师为什么不相信你?我的心里划过一丝落寞,脸上却佯装骄傲:因为我是小流氓啊,经常跟别人打架,没人愿意跟我一起玩呢。姚安轻微的叹了一口气,他说,他刚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树荫下呆呆望着天空的我,一脸佯装的玩世不恭和真实的孤独无助。哦?是吗?我当时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置可否的问句,心里却兵荒马乱一阵动荡。他的身体微微侧向我这一边,用手挠着头发,轻声在我耳边说:许一晨,你还欠我一瓶酸奶。

癫痫病人大发作的处理
癫痫病对身体有什么坏处
杭州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

友情链接:

宠柳娇花网 | 沧州美神 | 姐姐的呻吟 | 书法用笔 | 你要相信你自己 | 金谷国际 | 孤岛惊魂杨幂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