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不可逆加密算法 >> 正文

【荷塘】怂包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上午召开的生产面领导碰头会,让配件车间的胡主任窝了一肚子火。原来昨天下午上班时间,配件车间一名员工流动吸烟,被安检科的马工逮住了。马工按照惯例,在碰头会上宣读了罚款通知,主管生产的副厂长还就此事点名批评胡主任。流动吸烟看似小事,但完全有可能酿成大祸。三个月前,一名工人流动吸烟,随手把烟头扔在了垃圾堆里,差点儿引起一场火灾。挨了批的胡主任脸上火辣辣的,心里愤愤地说:这个兔崽子,净给我惹麻烦。

开完会已经十点多了,胡主任没有立即回办公室,而是决定到车间的各个班组巡视一遍,逮几个抽烟的敲打敲打,以免类似的事再次发生。

机床班大门里的侧面有一间不起眼的约八平米的配电房,配电房里面有一个配电柜,曾经给某台机床提供电源。两年前设备更新,那台机床报废,这个配电柜也就废弃了,但一直没有拆除。配电柜的侧面有一个直径约五公分的圆孔,原先是供接电缆用的,电缆割掉后,只剩下了一个黑窟窿。

胡主任进了机床班,下意识向这个早已名存实亡的配电房瞥了一眼,发现地上有一个烟头。往常他根本不会在意,可今天专为逮烟民而来,而且已经发现了端倪,便径直走了进去。胡主任看见地面上不但有烟头,还有烟灰。再仔细一瞧,他发现配电柜侧面小孔周围有烟熏的痕迹。胡主任略加思考作出判断:这个配电房已经成为了一些人的吸烟室。

胡主任不露声色,唤来了机床班班长侯金彪,让他把配电柜门打开。侯金彪找了半天,没有找见配电柜门上的钥匙。配电柜早已废弃,钥匙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。胡主任果断下令:“撬柜门。”侯金彪不知道胡主任想干什么,看他脸色不对,不敢问更不敢不从。他叫来了小吴和小李,一个拿着螺丝刀,一个手执钢钎,两人配合三下五除二就把柜门撬开了。

胡主任亲自把两扇柜门开到最大,只见里面的电气设备罩满了灰尘,而最为醒目的是,柜子底部堆积了厚厚一层烟头烟灰的混合物。侯金彪见状,心里暗暗叫苦。他刚要解释什么,只听胡主任冷冷地说:“数一数,到底有多少个烟头。”

侯金彪知道昨天发生的事,他估计今天胡主任会上挨了批,就和烟头较上劲儿了。侯金彪对小吴说:“你来数。”小吴蹲下身子,先把烟头烟灰从柜子里面清理出来,然后一五一十地数起来。胡主任一直盯着,小吴不敢作弊。十几分钟后,烟头数清楚了,一共是四百三十四个。“扣你班一千元奖金。”胡主任面无表情地给侯金彪丢下了这句后,转身扬长而去。

按照制度,上班期间只可以在休息室吸烟,可休息室里有男有女,特别是一些女工还怀有身孕,她们发出了抗议。于是一些男工吸烟时,就聚集在配电房,吸时可以往配电柜侧面的小孔里弹烟灰,吸完后随手把烟头丢进小孔,挺方便的,还不用打扫卫生。久而久之大家习以为常,配电房就成了吸烟室。这事侯金彪早就知道。他做不到不让烟民吸烟,也不可能不顾及女工的健康,所以就睁一眼闭一眼,不料今天却被心情不佳的胡主任揪住了辫子。

侯金彪知道胡主任的脾气,向来是言出必行,也就是说一千元的奖金扣定了。现在他要考虑的是,这些钱该分摊到哪些人身上。四百多个烟头,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积攒下来的,很可能从配电柜废弃开始就有人往里面丢烟头。班上除了侯金彪和副班长外有十名男工,两个班长商量后决定,十名男工每人扣一百元,不多不少刚合适。其实侯金彪和副班长也吸烟,但他俩有班长室,不会去配电房,再说正、副班长的考核权在车间主任手里,他们无权考核自己,不分担一千元也说得过去。

侯金彪向大家宣布了一千元的分配方案。尽管一些男工有怨气发牢骚,但都是冲着胡主任的。谁都知道,侯金彪除此之外别无良方。

就在侯金彪认为此事已经解决时,一个男工突然站起来问:“我不吸烟,为什么要我分担一百元?”

侯金彪一看,是外号“怂包”的薛海涛。薛海涛之所以能得到这个雅号,是因为在众人心目中,无论是工作技术、个人能力抑或为人处世,他都是不及格。薛海涛平时工作不能说不认真,但他是个死脑筋,往往干不到点子上,属于让班长很难放心的人。而且薛海涛性格孤僻,少言寡语,没人喜欢和他打交道,在班上他就是孤家寡人。其实别人瞧不起薛海涛还有一个原因:他特别怕老婆。一个男人,有点儿怕老婆是关爱,而太怕老婆了就是懦弱无能,是怂包。

侯金彪突然想起来了,薛海涛还就是不吸烟。要是别人提出这个问题,侯金彪可能会纠正自己的失误,然而是薛海涛,特别是这个怂包竟当着全体班员的面责问他,这让侯金彪脸上有些挂不住。侯金彪板着脸反问:“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吸过烟?”

小吴以开玩笑的语气给班长帮腔说:“我敢说,咱班只有女人才没吸过烟。”

薛海涛说:“我以前吸烟,可去年年初就戒掉了,从此后再没有吸过。要不你问大家,谁敢说他看见我吸烟了?”

这话让侯金彪更不舒服。他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柜子里的四百多个烟头可不是从去年年初开始积攒下来的,我看少说也积攒了两年时间。”

薛海涛说:“那与我有啥关系?我是去年七月才到这个班的。”

薛海涛原先在钳工班,因和班长吵架,去年七月从钳工班调到机床班。配电柜里面的四百三十四个烟头应该与他无关,可此时侯金彪已是骑虎难下。当着班员的面,身为班长身为老师傅的他不可能认错,特别是不可能向一个怂包认错。

小李插话了:“话不能这么说。我是烟民,可我从来没有在配电室吸过烟。去年我因在休息室吸烟还和晓燕吵了一架。晓燕,你说是不是?”一个叫晓燕的女工连忙点头说“是”。小李接着说:“按理说扣我一百元,我也很冤枉,可我说啥了?”

薛海涛对小李说:“你是你,我是我。我不是烟民,就不该让我分担。”

侯金彪见薛海涛语气咄咄逼人,不给他留回旋的余地,很是气恼。班长毕竟是班长,老师傅毕竟是老师傅,他脑子一转,心平气和地说:“按照厂里制度,每个人都有和违纪行为作斗争的义务。有人在配电室吸烟,你制止过没有?你向上级反映过没有?没有嘛!所以让你分担一百元,不是没有道理。”侯金彪说这话时,也清楚自己是强词夺理委过于人,但为了维护班长的面子只能这样了,而且他断定其他班员最起码表面上是会支持他的,因为他是班长,因为薛海涛是怂包,更因为如果不让薛海涛分担一百元,其他九个男工就要多分担。

薛海涛听班长这么说,理不屈但词穷了,一时哑口无言。侯金彪以异样的眼神盯着薛海涛看了一阵子,发出“嘿嘿”两声笑。这笑声在别人看来也许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对薛海涛而言,他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。这是胜利者得意的笑,也是上级向下属发出的挑衅和嘲弄。薛海涛忍不住了,他把满腔怒火凝聚成了三个字:“操你妈!”

众人愣住了,没有谁会料到,“怂包”薛海涛竟敢当着全体班员的面向班长吐这三个脏字。侯金彪大怒,冲上前去要打薛海涛。薛海涛随手拿起安全帽准备应战。众人见状,赶紧上前连拉带拽,把侯金彪拉回了班长室。本来小吴小李意欲斥责薛海涛,可见他两眼冒火,担心引火烧身,便扮作和颜悦色的样子好言相劝。

风波暂时平息了,大家继续工作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侯金彪在班长室吸完了副班长递给他的一根烟后,径直去了车间主任办公室。他向胡主任告状说,薛海涛不服从管理,辱骂他。他当然不会说出事情的前因后果。胡主任一听是薛海涛,又用他的口头禅骂起来:“这个兔崽子,净给我惹麻烦。”

侯金彪向胡主任提出,要么他辞职不干,要么把薛海涛调走。第一个要求是赌气、发泄甚至还带了点儿威胁的意思,胡主任不会答应,而第二个要求胡主任也不可能满足他。班员和班长一闹矛盾就调班,是支持班长的工作还是助长班员的恶习?再说了,去年好不容易把薛海涛塞到了机床班,现在再调走,调哪儿去?别的班长谁肯要?胡主任好言宽慰侯金彪,让他按制度办事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车间坚决支持他。有了胡主任赐的尚方宝剑,侯金彪心里也有谱儿了。他收回了自己的要求,心满意足地回到班上继续履行班长的职责。

这天下午发奖金,薛海涛因不服从管理辱骂班长被扣掉一千元。这可是完全符合班组考核制度,薛海涛无话可说。值得一提的是,扣薛海涛的一千元刚好抵消了烟头钱,也就是说车间扣机床班的一千元全部转嫁到薛海涛头上,其余九名男工的奖金没受影响。

下班后,薛海涛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。掌控经济命脉的妻子让他上交奖金,他拿出了仅剩的三百余元。妻子很惊讶,问是怎么回事,薛海涛如实相告。妻子气得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:“你这个怂包,嫁给你我是倒了八辈子霉。班长为啥会把扣别人的钱转嫁到你头上?你好欺负啊!你无能啊!你是孬种啊!”妻子的火越烧越旺,竟把薛海涛连推带搡赶出了家门,“啪”一声把门关上了。

薛海涛站在门外喊了好长时间,妻子就是不开门,她让薛海涛滚,滚得远远的,再也不要回这个家。其实他俩之间经常这样,薛海涛早已习以为常。他的肚子饿得咕咕叫,无奈之下,便去了外面的一家小饭馆。

薛海涛要了一碗面和一小瓶二两装的二锅头酒。因为心情不好,面还没吃完,二锅头却喝完了,他又要了一小瓶。一碗面和四两酒下肚后,薛海涛酒足饭饱,他估摸妻子的气也该消了,便起身回家。

夜幕已经降临。薛海涛路过一家酒店时,通过橱窗看见侯金彪和小吴、小李等几个男工在里面围着一张大餐桌喝酒猜拳。每次发了奖金,侯金彪都会和几个关系要好的下属吃顿大餐。薛海涛狠狠盯了侯金彪一眼,又骂了那三个字:“操你妈!”他正要快步通过,却听见侯金彪说:“没想到那个怂包还是个刺儿头,不敲打几下乖不了。”

小吴笑嘻嘻地说:“怂包没了奖金,回去怎么向母老虎交代?”

小李说:“说不定现在正跪搓板呢!”

众人哄堂大笑。侯金彪笑着举起酒杯邀酒:“来来来,喝酒,喝酒。”

薛海涛脸色苍白,上牙齿咬住了下嘴唇。此时,一个恶毒的报复计划,已经在他脑海里逐渐形成......

十点多了,侯金彪喝完酒往家里走。他刚走到单元门洞口,突然觉得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。他一阵眩晕,忍住疼痛转过身子,借着门洞口昏暗的灯光一看,下意识说出了两个字:“怂包!”话音刚落,他的脑门上又挨了一砖。侯金彪再也没有吐出一个字,“扑腾”一声跌倒在地没了声息。薛海涛盯着趴在地上的侯金彪,模仿他当初看自己时的神态瞧了好一阵子,最后发出“嘿嘿”两声笑。

半年后,“怂包”薛海涛因故意伤害致死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......

癫痫病的病因有哪几种
请问老年人癫痫好治吗
成都癫痫医院 你知道几家

友情链接:

宠柳娇花网 | 沧州美神 | 姐姐的呻吟 | 书法用笔 | 你要相信你自己 | 金谷国际 | 孤岛惊魂杨幂版